傷寒雜病論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 >> 傷寒雜病論
傷寒雜病論

傷寒雜病論目錄

Bkevu.jpg

傷寒雜病論》是中國最早的理論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的臨床診療專(zhuān)書(shū)。作者是張仲景。成書(shū)約在公元200年~210年左右。中醫所說(shuō)的傷寒實(shí)際上是一切外感病的總稱(chēng),它包括瘟疫這種傳染病?!秱s病論》系統地分析了傷寒的原因、癥狀、發(fā)展階段和處理方法,創(chuàng )造性地確立了對傷寒病的“六經(jīng)分類(lèi)”的辨證施治原則,奠定了理、法、方、藥的理論基礎。至今仍是中國中醫院校開(kāi)設的主要基礎課程之一。

在紙張尚未大量使用,印刷術(shù)還沒(méi)有發(fā)明的年代,這本書(shū)很可能寫(xiě)在竹簡(jiǎn)上。219年,張仲景去世。失去了作者的庇護,《傷寒雜病論》開(kāi)始了它在人世間的旅行。在那個(gè)年代,書(shū)籍的傳播只能靠一份份手抄,流傳開(kāi)來(lái)十分艱難。

時(shí)光到了晉朝,《傷寒雜病論》命運中的第一個(gè)關(guān)鍵人物出現了。這位名叫王叔和的太醫令在偶然的機會(huì )中見(jiàn)到了這本書(shū)。書(shū)已是斷簡(jiǎn)殘章,王叔和讀著(zhù)這本斷斷續續的奇書(shū),興奮難耐。利用太醫令的身份,他全力搜集《傷寒雜病論》的各種抄本,并最終找全了關(guān)于傷寒的部分,并加以整理,命名為《傷寒論》?!秱摗分?zhù)論22篇,記述了397條治法,載方113首,總計5萬(wàn)余字,但《傷寒雜病論》中雜病部分沒(méi)了蹤跡。王叔和的功勞,用清代名醫徐大椿的話(huà)說(shuō),就是“茍無(wú)叔和,焉有此書(shū)”。

王叔和與張仲景的淵源頗深,不但為他整理了醫書(shū),還為我們留下了最早的關(guān)于張仲景的文字記載。王叔和在《脈經(jīng)》序里說(shuō):“夫醫藥為用,性命所系。和鵲之妙,猶或加思;仲景明審,亦候形證,一毫有疑,則考校以求驗?!?/p>

之后,該書(shū)逐漸在民間流傳,并受到醫家推崇。南北朝名醫陶弘景曾說(shuō):“惟張仲景一部,最為眾方之祖?!笨梢韵胂?,這部奠基性、高峰性的著(zhù)作讓人認識了它的著(zhù)作者,并把著(zhù)作者推向醫圣的崇高地位。

張仲景去世800年后的宋代,是《傷寒雜病論》煥發(fā)青春的一個(gè)朝代。宋仁宗時(shí),一個(gè)名叫王洙的翰林學(xué)士在翰林院的書(shū)庫里發(fā)現了一本“蠹簡(jiǎn)”,被蟲(chóng)蛀了的竹簡(jiǎn),書(shū)名《金匱玉函要略方論》。這本書(shū)一部分內容與《傷寒論》相似,另一部分,是論述雜病的。后來(lái),名醫林億、孫奇等人奉朝廷之命校訂《傷寒論》時(shí),將之與《金匱玉函要略方論》對照,知為仲景所著(zhù),乃更名為《金匱要略》刊行于世,《金匱要略》共計25篇,載方262首。至此,《傷寒雜病論》命運中的幾個(gè)關(guān)鍵人物全部出場(chǎng)了。

《傷寒論》和《金匱要略》在宋代都得到了校訂和發(fā)行,我們今天看到的就是宋代校訂本。除重復的藥方外,兩本書(shū)共載藥方269個(gè),使用藥物214味,基本概括了臨床各科的常用方劑。這兩本書(shū)與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、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并稱(chēng)為“中醫四大經(jīng)典”——四部經(jīng)典,張仲景一人就占了兩部。(另有一種說(shuō)法,中醫四大經(jīng)典為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、《難經(jīng)》、《傷寒雜病論》、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。)

目錄

影響

《傷寒雜病論》是后世業(yè)醫者必修的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,歷代醫家對之推崇備至,贊譽(yù)有加,至今仍是我國中醫院校開(kāi)設的主要基礎課程之一,仍是中醫學(xué)習的源泉。去年非典期間,該書(shū)和張仲景便再次成為人們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。這在西醫是不可想像的,因為,不可能有哪本19世紀的解剖學(xué)著(zhù)作可以作為今天的教科書(shū),現在西醫的治療也不可能到幾百年前的老祖先那里找根據。

在這部著(zhù)作中,張仲景創(chuàng )造了三個(gè)世界第一:首次記載了人工呼吸、藥物灌腸膽道蛔蟲(chóng)治療方法。

《傷寒雜病論》成書(shū)近2000年的時(shí)間里,一直擁有很強的生命力,它被公認為中國醫學(xué)方書(shū)的鼻祖,并被學(xué)術(shù)界譽(yù)為講究辨證論治而又自成一家的最有影響的臨床經(jīng)典著(zhù)作。書(shū)中所列藥方,大都配伍精當,有不少已經(jīng)現代科學(xué)證實(shí),后世醫家按法施用,每能取得很好療效。歷史上曾有四五百位學(xué)者對其理論方藥進(jìn)行探索,留下了近千種專(zhuān)著(zhù)、專(zhuān)論,從而形成了中醫學(xué)術(shù)史上甚為輝煌獨特的傷寒學(xué)派。據統計,截至2002年,光是為研究《傷寒雜病論》而出版的書(shū)就近2000種。

《傷寒雜病論》不僅成為我國歷代醫家必讀之書(shū),而且還廣泛流傳到海外,如日本、朝鮮、越南、蒙古等國。特別在日本,歷史上曾有專(zhuān)宗張仲景的古方派,直到今天,日本中醫界還喜歡用張仲景方,在日本一些著(zhù)名的中藥制藥工廠(chǎng)中,傷寒方一般占到60%以上。日本一些著(zhù)名中藥制藥工廠(chǎng)如小太郎、內田、盛劑堂等制藥公司出品的中成藥(浸出劑)中,傷寒方一般也占60%以上(其中有些很明顯是傷寒方的演化方)??梢?jiàn)《傷寒雜病論》在日本中醫界有著(zhù)深遠的影響,在整個(gè)世界都有著(zhù)深遠的影響。

《傷寒雜病論》是我國最早的理論聯(lián)系實(shí)際的臨床診療專(zhuān)書(shū)。它系統地分析了傷寒的原因、癥狀、發(fā)展階段和處理方法,創(chuàng )造性地確立了對傷寒病的“六經(jīng)分類(lèi)”的辨證施治原則,奠定了理、法、方、藥的理論基礎。書(shū)中還精選了三百,這些方劑的藥物配伍比較精煉,主治明確。如麻黃湯、桂枝湯、柴胡湯、白虎湯、青龍湯、麻杏石甘湯。這些著(zhù)名方劑,經(jīng)過(guò)千百年臨床實(shí)踐的檢驗,都證實(shí)有較高的療效,并為中醫方劑學(xué)提供了發(fā)展的依據。后來(lái)不少藥方都是從它發(fā)展變化而來(lái)。名醫華佗讀了這本書(shū),嘖嘖贊嘆說(shuō):“此真活人書(shū)也”。喻嘉言高度贊揚張仲景的《傷寒論》,說(shuō):“為眾方之宗、群方之祖”?!叭缛赵轮馊A,旦而復旦,萬(wàn)古常明”(《中國醫籍考》)。歷代有關(guān)注釋、闡發(fā)此書(shū)的著(zhù)作很多。特別是注釋、闡發(fā)《傷寒論》的著(zhù)作,竟達三四百種之多?! ?/p>

張仲景與《傷寒雜病論》

張仲景與《傷寒雜病論》(一)

公元2世紀以前,在疾病的預防和治療方面,已經(jīng)積累了豐富的經(jīng)驗和知識,更由于當時(shí)傳染病不斷流行,據《后漢書(shū)》記載,在光武建成13-26年(公元 37-50年)之間,曾有7次大疫,靈帝建寧4年到中平2年(公元17l一185年)之間,曾有5次大疫,因此也就促進(jìn)了醫學(xué)家們對疾病防治的認識,在從事醫療實(shí)踐的過(guò)程中,出現了不少理論與實(shí)踐相結合的著(zhù)作,其中最具價(jià)值的要推醫學(xué)家張仲景的著(zhù)作--《傷寒雜病論》。

張仲景與《傷寒雜病論》(二)

總之,三陽(yáng)經(jīng)證多為熱癥、實(shí)癥,三陰經(jīng)證多為寒癥、虛癥;六經(jīng)論治在指導臨床實(shí)踐方面,使人們有了規矩可循。

通過(guò)八綱辨證和六經(jīng)論治,采用了"汗、吐、下、和、溫、清、補、消"等治療方法。因為疾病的來(lái)由,都是人體抗病能力的正氣同致病因素的邪氣作斗爭的表現,其結果不是邪盛就是正衰,或者是正勝則邪退。所以在治療上就要運用扶正祛邪,汗吐下和溫清補消等方法。這些都是按照扶正祛邪的原則而制定的。

此外,張仲景還提出“舍脈從證,舍證從脈”的靈活辨證方法,在討論治療中要根據病情的標本緩急,運用先表后里、先里后表以及表里兼治的方法,并對治療的禁忌,以及針灸綜合療法,都有所論述。

今天讀到的《傷寒論》和《金匿要略》

《傷寒論》中制定了22篇、397法,立113方;《金匿要略》則制定了25篇,立262方。從其記載的內容,可以知道,祖國醫學(xué)早在公元2世紀時(shí),經(jīng)過(guò)醫學(xué)家張仲景的實(shí)踐和總結,已能正確使用解熱藥、導瀉藥、利尿藥、催吐藥、鎮靜藥、興奮藥、健胃藥、截瘧藥、止痢藥等等,其中極大多數方藥,已由現代科學(xué)證實(shí)它的療效可靠。

人們還可以在《金廈要略.臟腑經(jīng)絡(luò )先后病脈證第一》篇中看到:“若人能養慎,不令邪風(fēng)干忤經(jīng)絡(luò ),適中經(jīng)絡(luò ),未流傳臟腑,即醫治之,四肢才覺(jué)重滯,即導引、吐納、針灸、膏摩,勿今九竅閉塞……服食節其冷熱苦酸辛甘,不遺形體有衰,病則無(wú)由入其腠理?!本褪钦f(shuō),如果人們能夠保養謹慎,勿使致病的邪風(fēng)侵犯經(jīng)絡(luò ),要是剛中經(jīng)絡(luò ),還未流傳到臟腑,就給予治療,四肢一感到不方便,就用調整呼吸,施用針灸、推拿,使得耳目口鼻以及大小便都暢通……穿衣服要調節冷熱,飲食要注意甜酸苦辣,勿使人體有所衰退,疾病就不可能侵入肌肉皮膚。這是指導人們對疾病作斗爭的認識和方法,要求人們做到末病先防、有病早治。

一千七百年前的張仲景,在祖國醫學(xué)史上所起的進(jìn)步作用,是巨大的?!秱摗泛汀督疳t要略》總結了我國在公元3世紀以前的醫學(xué)經(jīng)驗,確立了辨證論治的原則,嚴密選擇療效可靠的方藥,對掌握疾病的防治以及推動(dòng)醫學(xué)的發(fā)展,具有一定的承先啟后作用。此后,歷代很多醫家對張仲景學(xué)說(shuō)作了進(jìn)--步的探討,他們從不同角度進(jìn)行鉆研,有所發(fā)揮、有所前進(jìn),從而形成了祖國醫學(xué)中的傷寒學(xué)派。

據有關(guān)記載,除《傷寒雜病論》外,張仲景尚著(zhù)有如下著(zhù)作:《張仲景療婦人方》二卷;《張仲景方》十五卷;《張仲景口齒論》;《張仲景評病要方》一卷等等。上述各種書(shū)目,可能是《傷寒雜病論》分解出來(lái)的部分內容的單行本,未必是另有所述?! ?/p>

張仲景生平的歷史考證

張仲景,名機,南陽(yáng)(相當現在河南省西南部一帶)人,漢靈帝時(shí)(公元168一189年),考中了舉人,做過(guò)長(cháng)沙太守。至于張仲景曾否做過(guò)長(cháng)沙太守的事,是有爭論的,有的學(xué)者肯定,有的學(xué)者否定,現在還沒(méi)有確實(shí)的證據可查。但是確有不少文字記載,說(shuō)是張仲景在“漢靈帝時(shí),舉孝廉,官至長(cháng)沙太守”。

東漢末年天下亂離、兵戈擾攘,張仲景看到腐朽的政治局面,加上疫病流行,自己宗族中的人多死亡于疫病,因此他拋棄仕途,開(kāi)始發(fā)憤鉆研醫學(xué),拜同鄉張伯祖為老師,當時(shí)的人都說(shuō),張仲景的學(xué)識經(jīng)驗在很大程度上超過(guò)了他的老師,因此寫(xiě)成《傷寒雜病論》這部杰出著(zhù)作,決不是偶然的事。

張仲景的著(zhù)作,不僅是《傷寒雜病論》一部書(shū),還有《療婦人方》、《五臟論》、《口齒論》等,可惜只有《傷寒雜病論》流傳下來(lái),內容包括“傷寒”和“雜病” 兩大部分。由于當時(shí)局勢混亂,《傷寒雜病論》亦有散失,到了公元3世紀時(shí),經(jīng)過(guò)晉代醫學(xué)家王叔和的整理,把傷寒和雜病劃分開(kāi)來(lái)加以編排。到了北宋時(shí)代又經(jīng)過(guò)醫官孫奇、林億等人的校正,成為今天我們可以讀到的《傷寒論》和《金匿要略》兩部書(shū)。

《傷寒雜病論》確立了辨證論治的原則

在我國醫學(xué)上,醫生問(wèn)病情的時(shí)候,首先要了解病人有些什么癥狀,比如頭疼、發(fā)熱、伯冷、咳嗽等等以及病人的表情,還要按一下病人的脈搏,這一系列的癥狀稱(chēng)做為癥候群,綜合在一起的癥候群,中醫就稱(chēng)它為“證”。通過(guò)對“證”的仔細辨別,就可以討論治療,然后處方用藥。這樣的全過(guò)程,叫做“辨證論治”。

張仲景在《傷寒雜病論》中自己寫(xiě)的序言里說(shuō)道:“……撰用素問(wèn)九卷、八十一難、陰陽(yáng)大論、胎臚藥錄,并平脈辨證,為傷寒雜病論,合十六卷……”。說(shuō)明他是在繼承了古代已有成就的理論基礎上,結合自己的臨床實(shí)踐,更有新的發(fā)展,才寫(xiě)成《傷寒雜病論》的。

東漢末年期間,社會(huì )上巫術(shù)治病、迷信鬼神有一定的市場(chǎng),所以一旦患病,往往因得不到救治而威脅著(zhù)病人的生命健康,張仲景看在眼里,心中非常感慨。所以在他著(zhù)作的自序中寫(xiě)著(zhù)“……余宗族素多,向余二百,建安紀年(公元196年)以來(lái),猶末十捻,其死亡者,三分有二,傷寒十居其七,感往昔之淪喪,傷橫天之莫救,乃勤求古訓,博來(lái)眾方……卒然遭邪風(fēng)之氣,嬰非常之疾,患及禍至,而方震傈,降志屈節,欽望巫祝,告窮歸天,束手受敗……痛夫,舉世昏迷,莫能覺(jué)悟,不借其命,若是輕生”。張仲景如此大聲疾呼,破除迷信,所以以正確的觀(guān)點(diǎn)寫(xiě)成《傷寒雜病論》,決不是偶然的事情。

張仲景著(zhù)作的精神和他所掌握的辨證論治的基本原則,可以歸結為“八綱辨證”和“六經(jīng)論治”。

八綱辨證是書(shū)中貫徹辨證論治的具體原則。所謂八綱--陰、陽(yáng)、表、里、寒、熱、虛、實(shí),是通過(guò)運用四診--望、聞、問(wèn)、切來(lái)分析和檢查疾病的部位和性質(zhì)而歸納出來(lái)的。在辨證時(shí)還聯(lián)系病人體質(zhì)以及致病因素的強弱。

六經(jīng)論治是從《黃帝內經(jīng).素問(wèn)》中的六經(jīng)理論引出,而通過(guò)張仲景的運用得到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的。所謂六經(jīng),就是三陽(yáng)經(jīng)(太陽(yáng)經(jīng)、陽(yáng)明經(jīng)、少陽(yáng)經(jīng))和三陰經(jīng)(太陰經(jīng)、少陰經(jīng)、厥陰經(jīng))。

張仲景把疾病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所出現的各種癥狀,根據病人體質(zhì)的強弱,引起病理生理的變化現象,以及病勢進(jìn)退緩急等變化,加以綜合、分析,用三陽(yáng)經(jīng)、三陰經(jīng)的名詞,歸納成為六個(gè)證候類(lèi)型?! ?/p>

《傷寒雜病論》序 (桂林左德序)

該書(shū)編成后不久,晉王叔和析為《傷寒論》與《金匱要略》

二書(shū),經(jīng)北宋“校正醫書(shū)局”???,歷代刻印數10次而流傳至今,對中醫學(xué)治療急慢性傳染病、流行病以及內科雜病等理論和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曾產(chǎn)生過(guò)極其深遠的影響,歷代醫學(xué)家圍繞著(zhù)張仲景于該書(shū)內所闡發(fā)的理論問(wèn)題和醫療技術(shù)問(wèn)題展開(kāi)熱烈的爭論,特別是圍繞著(zhù)防治急性溫熱病的病因、辨癥和治療思想、選方用藥等,有時(shí)甚至是十分激烈的,從而產(chǎn)生了不同的學(xué)派。例如:經(jīng)方派與時(shí)方派之爭,傷寒派與溫病學(xué)派之爭,促成了時(shí)方與溫病學(xué)說(shuō)得到獨立與發(fā)展壯大。隨著(zhù)時(shí)間流逝,經(jīng)方派之繼承發(fā)揚雖然有些衰退,但直至現代卻并未退出歷史舞臺,相反在近些年來(lái)隨著(zhù)中成藥生產(chǎn)的擴大,在國內外大有復蘇和再發(fā)展的明顯趨勢。

參考

張機序 32

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 -- 700多本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閱讀和下載。

關(guān)于“傷寒雜病論”的留言: Feed-icon.png 訂閱討論RSS

目前暫無(wú)留言

添加留言

更多醫學(xué)百科條目

個(gè)人工具
名字空間
動(dòng)作
導航
推薦工具
功能菜單
工具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