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農本草經(jīng)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 >> 神農本草經(jīng)
神農本草經(jīng)

神農本草經(jīng)目錄

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,藥學(xué)著(zhù)作。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本草經(jīng)》或《本經(jīng)》。約成書(shū)于秦漢時(shí)期(一說(shuō)戰國時(shí)期,一說(shuō)成于漢代)。本書(shū)總結了古代醫療實(shí)踐所得藥學(xué)成就。是我國最早的藥學(xué)著(zhù)作?!渡褶r本草經(jīng)》形成了我國藥學(xué)理論體系,奠定了我國藥學(xué)基礎,后世大量本草著(zhù)作皆是在此基礎上產(chǎn)生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原書(shū)早已失傳,其主要文字則經(jīng)輾轉引錄,仍保存于《證類(lèi)本草》等書(shū)中。明以后刊印的多種題名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的書(shū),都是后代的輯佚本。書(shū)中除包括了藥物總論的序例外,收載藥物365種,分為上、中、下三品(類(lèi))。其中上品、中品各120種,下品125種。在藥物理論方面,書(shū)中提出了藥有君臣佐使,陰陽(yáng)配合,四氣五味,七情和合等藥物學(xué)理論。并介紹了每種藥物的別名、性味、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及主治功用和宜忌等。本書(shū)有較高的歷史文獻價(jià)值和醫學(xué)科學(xué)價(jià)值?!渡褶r本草經(jīng)》所載藥物的功用和主治絕大多數都能驗之于臨床,一直沿用至今。其中有些為世界最早之發(fā)現,但其內容也摻雜一些糟粕?,F存最早的輯本是明.盧復輯本。而流傳較廣的為清.孫星衍等氏輯本、清.顧觀(guān)光輯本及日本.森立之輯本(后三種輯本1949年后均予重?。??!?/p>

目錄

神農本草經(jīng)全文

內在原則和影響

《本經(jīng)》依循《內經(jīng)》提出的君臣佐使的組方原則,也將藥物以朝中的君臣地位為例,來(lái)表明其主次關(guān)系和配伍的法則?!侗窘?jīng)》對藥物性味也有了詳盡的描述,指出寒熱溫涼四氣和酸、苦、甘、辛、咸五味是藥物的基本性情,可針對疾病的寒、熱、濕、燥性質(zhì)的不同選擇用藥。寒病選熱藥;熱病選寒藥;濕病選溫燥之品;燥病須涼潤之流,相互配伍,并參考五行生克的關(guān)系,對藥物的歸經(jīng)、走勢、升降、浮沉都很了解,才能選藥組方,配伍用藥。

藥物之間的相互關(guān)系也是藥學(xué)一大關(guān)鍵,《本經(jīng)》提出的“七情和合”原則在幾千年的用藥實(shí)踐中發(fā)揮了巨大作用。藥物之間,有的共同使用就能相互輔佐,發(fā)揮更大的功效,有的甚至比各自單獨使用的效果強上數倍;有的兩藥相遇則一方會(huì )減小另一方的藥性,便其難以發(fā)揮作用;有的藥可以減去另一種藥物的毒性,常在炮制毒性藥時(shí)或者在方中制約一種藥的毒性時(shí)使用;有的兩種藥品本身均無(wú)毒,但兩藥相遇則會(huì )產(chǎn)生很大的毒性,損害身體等等。這些都是業(yè)醫者或從事藥物學(xué)研究的人員必備的基本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十分重要,甚至操縱著(zhù)生死之關(guān)隘,不可輕忽一分半毫。

很長(cháng)一段歷史時(shí)期內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都是醫生和藥師學(xué)習中藥學(xué)的教科書(shū),或者是作為必讀書(shū),被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。書(shū)中對于藥物性質(zhì)的定位和對其功能主治的描述十分準確,其中規定的大部分藥物學(xué)理論和配伍規則,到今天,也仍是中醫藥學(xué)的重要理論支柱。對于現代的中醫臨床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的論述仍舊具有十分穩固的權威性,同時(shí),它也成為了醫學(xué)工作者案頭必備的工具書(shū)之一?! ?/p>

相關(guān)

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的作者及成書(shū)時(shí)代尚無(wú)實(shí)證加以確定,大約成書(shū)于公元前一世紀左右,即秦漢時(shí)期;也并非出自一時(shí)一人手,而是秦漢時(shí)期眾多醫學(xué)家總結、搜集、整理當時(shí)藥物學(xué)經(jīng)驗成果的專(zhuān)著(zhù),此已經(jīng)是醫學(xué)史界比較公認的結論。

全書(shū)分(或4)卷,共收載藥物365種,其中植物藥252種,動(dòng)物藥67種,礦物藥46種。書(shū)中敘述了各種藥物的名稱(chēng)、性味、有毒無(wú)毒、功效主治、別名、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、采集時(shí)節以及部分藥物的質(zhì)量標準、炮炙、真偽鑒別等,所載主治癥包括了內、外、婦、兒、五官等各科疾病170多種,并根據養命、養性、治病三類(lèi)功效將藥物分為上、中、下三品。上品120種為君,無(wú)毒,主養命,多服久服不傷人,如人參、阿膠;中品120種為臣,無(wú)毒或有毒,主養性,具補養及治療疾病之功效,如鹿茸、紅花;下品125種為佐使,多有毒,不可久服,多為除寒熱、破積聚的藥物,主治病,如附子、大黃。書(shū)中有200多種藥物至今仍常用,其中有158種被收入1977年版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》。

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有序例(或序錄)自成l卷,是全書(shū)的總論,歸納了13條藥學(xué)理論,首次提出了“君臣佐使”的方劑理論,一直被后世方劑學(xué)所沿用,但在使用過(guò)程中,含義已漸漸演變,關(guān)于藥物的配伍情況,書(shū)中概括為“單行”、“相須”、“相使”、“相畏”、“相惡”、“相反”、“相殺”七種,稱(chēng)為七情,指出了藥物的配伍前提條件,認為有的藥物合用,可以相互加強作用或抑制藥物的毒性,因而宜配合使用,有的藥物合用會(huì )使原有的藥理作用減弱,或產(chǎn)生猛烈的副作用,這樣的藥應盡量避免同時(shí)使用。書(shū)中還指出了劑型對藥物療效的影響,丸、散、湯、膏適用于不同的藥物或病癥,違背了這些,就會(huì )影響藥物的療效。

由于歷史和時(shí)代的局限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也存在一些缺陷,為了附會(huì )一年365日,書(shū)中收載的藥物僅365種,而當時(shí)人們認識和使用的藥物已遠遠不止這些。這365種藥物被分為上、中、下三品,以應天、地、人三界,既不能反應藥性,又不便于臨床使用,這些明顯地受到了天人合一思想的影響,而且在神仙不死觀(guān)念的主導下,收入了服石、煉丹、修仙等內容,并把一些劇毒的礦物藥如雄黃、水銀等列為上品之首,認為長(cháng)期服用有延年益壽的功效。這顯然是荒謬的。此外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很少涉及藥物的具體產(chǎn)地,采收時(shí)間,炮制方法,品種鑒定等內容,這一缺陷直到《本草經(jīng)集注》才得以克服。

盡管如此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的歷史地位卻是不可低估的,它將東漢以前零散的藥學(xué)知識進(jìn)行了系統總結,其中包含了許多具有科學(xué)價(jià)值的內容,被歷代醫家所珍視。而且其作為藥物學(xué)著(zhù)作的編撰體例也被長(cháng)期沿用,作為我國第一部藥物學(xué)專(zhuān)著(zhù),影響是極為深遠的。

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,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本經(jīng)》,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藥學(xué)專(zhuān)著(zhù)。其著(zhù)作年代及作者問(wèn)題,由于《帝王世紀》有:“炎帝神農氏……嘗味草木,宜藥療疾,著(zhù)本草四卷”之說(shuō),故使人認為《本經(jīng)》作者是神農。如北齊顏之推《家訓》即謂“本草神農所述”。但神農在歷史上是傳說(shuō)中的人物,況神農時(shí)代,尚未有文字,因此不能認為是神農所著(zhù)。據梁代陶弘景在《本草經(jīng)集注》序中謂:“本經(jīng)所出郡縣,乃后漢時(shí)制,疑系仲景、元化等所記”。宋代掌禹錫在《嘉佑補注本草》序中謂:“上世未著(zhù)文字,師學(xué)相傳,謂之本草。兩漢以來(lái)名醫益眾,張機、華倫輩始因古學(xué),附以新說(shuō),通為編述,《本經(jīng)》由是見(jiàn)于經(jīng)錄”。南宋王應麟在《困學(xué)紀聞》中謂:“神農作本草非也。三五之世,樸略之風(fēng),史氏不繁,紀錄無(wú)見(jiàn)。斯實(shí)后醫工知草木之性,托名炎帝耳”。近代梁?jiǎn)⒊凇豆艜?shū)真偽及其年代沖說(shuō):“此書(shū)在東漢三國間已有之,至宋、齊間則已立規模矣。著(zhù)者之姓名雖不能確指,著(zhù)者之年代則不出東漢末訖宋、齊之間”。故現代學(xué)者,一般都認為《本經(jīng)》為東漢末年(約公元200年)之作品,非一人手筆,是集體所創(chuàng )作,而托名于神農。正如《淮南子.修務(wù)訓》所說(shuō):“世俗之人,多尊古而賤今,故為道者必托之于神農、黃帝,而后始能人說(shuō)”,所以《本經(jīng)》上冠以神農二字,亦即此故。

《本經(jīng)》載藥365種,其中有植物藥252種,動(dòng)物藥67種,礦物藥46種(此據顧觀(guān)光輯本統計之數,其他各本,互有出人)。根據藥物的性能和使用目的,分為上、中、下三品。上品一百種,無(wú)毒。大多屬于滋補強壯之品,如人參、甘草、地黃、大棗等,可以久服。中品一百種,無(wú)毒或有毒,其中有的能補虛扶弱,如百合、當歸、龍眼、鹿茸等;有的能祛邪抗病,如黃連、麻黃、白芷、黃芩等。下品一百種,有毒者多,能祛邪破積,如大黃、烏頭、甘遂、巴豆等,不可久服。

《本經(jīng)》對每味藥所記載的內容,有性味、主治、異名及生長(cháng)環(huán)境。如“當歸味甘溫,主咳逆上氣,溫瘧寒熱洗洗在皮膚中,婦人漏下,絕子,諸惡瘡瘍金瘡,煮飲之。一名干歸。生川谷?!边@些內容以當時(shí)的水平來(lái)衡量,是比較切實(shí)的。

《本經(jīng)》不僅記載著(zhù)365種藥的性味、主治等內容,還在其《序錄》中簡(jiǎn)要地提出:“藥有酸咸甘苦辛五味,又有寒熱溫涼四氣及有毒無(wú)毒?!薄隘熀詿崴?,療熱以寒藥,飲食不消以吐下藥……各隨其所宜”等基本理論及用藥原則。并總結了“藥有君臣佐使”,“有單行者,有相須者,有相使者,有相畏者,有相惡者,有相反者,有相殺者”等藥物配伍方法。為了保證藥物質(zhì)量,還指出要注意藥物的產(chǎn)地,采集藥物的時(shí)間、方法、真偽。制成各種劑型,要隨藥性而定。用毒藥應從小劑量開(kāi)始,隨病情的發(fā)展而遞增。服藥時(shí)間應按病位所在確定在食前、食后或早晨、睡前服藥。如此等等,對臨床用藥都有一定的指導意義。

《本經(jīng)》是漢以前勞動(dòng)人民在實(shí)踐中所積累的用藥經(jīng)驗的總結,它將藥物分為上、中、下三品,是中藥學(xué)按功用分類(lèi)之始。它所述的藥物主治大部分是正確的,有一定的科學(xué)價(jià)值。如水銀治疥瘡,麻黃平喘,常山治瘧,黃連治痢,牛膝墮胎,海藻治癭瘤。不但確有實(shí)效,而且有一些還是世界上最早的記載。如用水銀治皮膚疾病,要比阿拉伯和印度早500-800年。

《本經(jīng)》的問(wèn)世,對我國藥學(xué)的發(fā)展影響很大。歷史上具有代表性的幾部《本草》,如《本草經(jīng)集注》、《新修本草》、《證類(lèi)本草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,都淵源于《本經(jīng)》而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。但由于歷史條件的限制,其中未免摻雜了少數荒誕不稽之說(shuō)。如樸消“煉何服之,輕身神仙”,太一余糧“久服輕身飛行千里神仙”,澤瀉“久服能行水上”,水銀“久服神仙不死”等等。這些唯心之說(shuō),與當時(shí)迷信方士(僻?!?979年版方士條:“中國古代好講神仙方術(shù)的人”)有一定的關(guān)系。對此,當本著(zhù)去蕪取精的精神,批判地繼承其正確的內容。

《本經(jīng)》原本早已散佚?,F所見(jiàn)者,大多是從《證類(lèi)本草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書(shū)所引用的《本經(jīng)》內容而輯成的。由于重輯者的著(zhù)眼點(diǎn)和取材不同,因而各種輯本的形式和某些內容有一定的差異。常見(jiàn)的輯本有:

1.盧復輯《神農本經(jīng)》三卷(公元1602~1616年,明萬(wàn)歷30-44年)。是從《證類(lèi)本草》和《本草綱目》中摘出所引的《本經(jīng)》原文編輯而成。

2.孫星衍、孫馮翼同輯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三卷(公元1799年,清嘉慶4年)。是從《證類(lèi)本草》上的白字輯出。并在每條正文之后,引用了《吳普本草》、《名醫別錄》、《淮南子》、《抱樸子》、《太平御覽》、《爾雅》、《說(shuō)文》等古書(shū),詳加考證,引證詳實(shí),資料豐富,是較好的一種輯本。

3.顧觀(guān)光輯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四卷(公元1844年,清道光24年)此書(shū)分序錄、上品、中品、下品四部分。藥品次序是依照《本草綱目》卷二所載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目錄排列的。經(jīng)文均依《證類(lèi)本草》。唐、宋類(lèi)書(shū)所引有出于《證類(lèi)本草》之外的,也一并輯入。

4.森立之(日本人)輯《神農本草》四卷(公元1854年,日本嘉永7年,清咸豐4年)。依據《千金方》、《醫心方》、《唐本草》、《證類(lèi)本草》、《本草和名》等重輯而成。別作“考異”,附之于后。

5.王閻運輯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三卷(公元1885年,清光緒11年)。是從《證類(lèi)本草》輯出。王氏對醫學(xué)和考據學(xué)都不是內行,所以此書(shū)內容是比較草率的。

6.姜國伊輯《神農本經(jīng)》一冊,未分卷(公元1892年,清光緒18年)。是根據《本草綱目》等輯成。

上述六種輯本,以孫、顧的輯本流行較廣。這些輯本經(jīng)重輯者的研究考證,基本上已接近原來(lái)的面目。

主要研究著(zhù)作

Bk99r.jpg

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是漢代本草官員的托名之作,后因戰亂喪失。僅存四卷本(見(jiàn)陶弘景序),經(jīng)魏晉名醫迭加增訂,又產(chǎn)生出多種本子,陶隱居稱(chēng)之為“諸經(jīng)”。陶弘景“苞綜諸經(jīng),研括煩省”作《本草經(jīng)集注》,以《集注》為分界點(diǎn),對《集注》以前的多種《本草經(jīng)》,稱(chēng)之為陶弘景以前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;收載在《集注》中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,稱(chēng)之為陶弘景整理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。陶弘景整理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存于歷代主流本草中;陶弘景以前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散存于宋以前的類(lèi)書(shū)和文、史、哲古書(shū)的注文中。

本書(shū)的作者尚志鈞先生不但對主流本草中保存的陶弘景整理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文加以全面的輯復校注,而且對古書(shū)所引的陶弘景以前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佚文也進(jìn)行了堪稱(chēng)全面細致的輯校分析。并將50余年的學(xué)海探索所得,撰成說(shuō)理有據、資料詳實(shí)的源流考,以饗讀者。略言之,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校注》的主體內容分部分:1、陶弘景整理的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的全面輯校;2、古書(shū)所引的《本草經(jīng)》佚文的全面輯校;3、《神農本草經(jīng)》文獻源流考。

參看

邵序 32

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 -- 700多本醫學(xué)電子書(shū)閱讀和下載。

關(guān)于“神農本草經(jīng)”的留言: Feed-icon.png 訂閱討論RSS

目前暫無(wú)留言

添加留言

更多醫學(xué)百科條目

個(gè)人工具
名字空間
動(dòng)作
導航
推薦工具
功能菜單
工具箱